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拿大 >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 温哥华

返朴归真 裸不尴尬,温哥华天体海滩体验

有将近十个月,我只能看着窗外的阳光,想象它晒在身上的感觉。在那种环境下,看着自己身上因为缺乏运动与日晒,而呈现出近乎惨白色泽的赘肉,感到无比厌恶。就在那时,多么希望有个地方可以让我光着身子尽情晒太阳;因为我不想再看到身上有任何一处惨白。

  自从来到温哥华,每次对新认识的朋友提到我想去海边晒太阳,他们总会告诉我关于“UBC(*)里面那个天体海滩”的种种传闻。每个人说起来总是有声有色,可是当我认真拜托他们带我去时,朋友不是不好意思,就是用有色的眼光来看我,彷佛我是什么0狂似的。

  

    而且他们总会问我:“要脱衣服啊!你敢吗?”....当然敢,有什么不敢?反正又没人认识我。更何况我的确是想好好地让全身晒晒太阳﹝当然,他们并不了解上述的那段心理背景,也不怪他们﹞。从网络上找到的资料,我终于知道这个海滩真正的名称叫做“沉船滩﹝Wreck Beach﹞”,从地图上看来,它的位置就在 UBC 校区西南侧,距离公路并不远。

    于是,当今年初夏第一个高温的周日来临时,我决定自己去寻找传说中的天体海滩....

    五月十二日,晴 《 Wreck Beach 》

    从 Metrotown 坐 #49 到 Dunbar Loop,再走到对面等 #41 或 #480 电巴(*)往 UBC。

    因为忘了带笔,所以在 Dunbar Loop 等车时,走到路旁的旧书店“Lawrence Books”中,向柜台的妇人说明了我的需要,她慷慨地给了我一支原子笔。

    现在这个时候这并不是一条忙碌的路线;我悠闲地坐在巴士后座,手中读着 Jeph(*) 翻译的“1异域”。电巴往前行了不久,经过两旁高耸的防风森林,正是隔开大学校区与市区的天然屏障“太平洋精神公园﹝Pacific Spirit Park﹞”,之后就正式进入校区了。

    UBC 的农场、建筑分布在道路两侧,就像一座典型的北美小镇;转过几个弯,来到了小镇上的“公路局”车站:University Loop.

   下了公车,很自然往路边的校区地图走去;藉由地图上那个“Here You Are”的箭头,我弄清楚了自己站在“大学之道﹝University Blvd.﹞”边,而这条大道的尽头,就通向我要去的海滩。

  往海边的一段路全是下坡,风景优美,并不难走﹝但身旁呼啸而过的轮鞋族提醒了我,有时并不一定非得用“走”的﹞。幸运的是,经过几栋学院和宿舍建筑,就到了大学西侧出口的“西南滨海路﹝S.W Marine Drive﹞”;马路旁边停了许多汽车、脚踏车,围绕在一个隐密的森林入口边----那就是通往 Wreck Beach 的步道了。

    步道相当陡峭,两旁不时可见被海风吹倒的巨木,这一段路彷佛走在深山丛林,令人心中浮现一丝不自主的兴奋:彷佛这条全程约五至十分钟、由密林之中穿过、蜿蜒往下的步道,通向一个神秘的世外桃源。终于,在步道底端上了路旁的简易厕所之后,传说中的 Wreck Beach 就在眼前了....

    这是位于 UBC 正下方的一个狭长而窄的沙滩,面对着大平洋和乔治亚海峡的一部份,由于两端和腹地都被茂密高大的森林隔绝,因而形成一个隐密性极高的海滩----并不像人们口中那般神秘,Wreck Beach 事实上是个Clothing Optional的海滩:也就是说,你可以选择穿不穿衣,不是非得一丝不挂;也不像传说中看到的都是老翁老妇,整个沙滩上老中青三代分布得堪称均匀,也有全家大小一起来反璞归真、享受日光浴的。

    因为不熟悉环境,我不知道那用树干围成一个个方块区域的沙滩是否专属于某个族群,为了寻找一个较不受打扰﹝也不打扰到别人﹞的空位,我穿著背心、赤脚走过半个沙滩;然而,坦白说,此刻的我早已恨不得脱个精光,否则总觉得自己是个冒失的闯入者。

    终于找到一段树干旁有一个空位,礼貌性地询问一旁正在互相按摩、涂抹防晒油的中年夫妇“我可以坐这儿吗?”获得亲切热情的微笑回答之后,就从背包中取出大浴巾往地上一摊,没两下就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了----那真是言语难以形容的快感啊!

    在我身后正好有三个看似东南亚留学来的男生,光了上身、穿著长裤、带着墨镜,头上还盖个黑外套探头探脑的,当场觉得自己上道多了。至于自己的身材有多烂,这会儿早就忘光光了。就这样,我身无寸褛地半躺下来,开始记述这一路下来的历程。

    四点多的阳光依然炙人,但晒在那过去数十年不见天日的跨间,只觉无以言喻的舒坦。沙滩上不时传来吉他弹唱的美妙歌声,放眼望去绝大多数是白人,而少数的黑人、印地安原住民以及如我一般的亚洲人散布其中,人人怡然自得;感觉比起一般穿泳装的海滩更自然、更干净。

   我简直要怀疑,自己是否就此变成天体主义者了?

  在入口处,我拿了一张Wreck Beach 夏日祭活动表,上面列着每隔两、三天就举办的活动、以及清理海滩的日子。7 月 13 日将是第二十一届 "Wreck Beach Day",届时将有沙雕、人体彩绘、裸舞等等比赛以及节目。忽然有预感今年将会是生命中难得的一个美丽长夏。

  比较有意思的是,偶而会有个愤怒的裸汉站起来义愤填膺地高声向整个沙滩发表演说,话题不外是“加拿大不该加入美国佬的战争”云云。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数人只是一笑置之,比较捧场一点的会回个几句:“No Politics!﹝不谈政治!﹞”或者“Hey Hey, Smile!﹝笑一个﹞”....过一会这位怒汉自然就躺回去“晒鸟”了。

    在海滩上,看到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象,莫过于一群十三、四岁的少男少女在浅浅的海水中打排球、嬉戏。他们或许是兄妹、邻居、同学,完全洋溢着毫无做作的青春气息;这个年纪正是白种人的黄金时期,身材、皮肤、脸蛋,都好看得不得了。卖巧克力和饮料的女贩在沙滩上穿梭兜售,身上除了必要配备﹝钱包﹞,其它都是多余的。

    我就这么一路变换着姿势,让胸前背后都晒了个够,直到七点多,太阳慢慢西沉时才起身着装离开海滩。感想是,在这种环境里,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的,除非你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否则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你。

    当然,任何的快乐都是有代价的。在这个天堂般的海滩躺了一下午的代价,就是你必须沿着来时的步道爬上公路边去。就像前面提到,那步道从 UBC 旁穿过 Pacific Spirit Park 陡峭山崖、茂密的丛林垂直而下,现在要上去,可没那么容易了。

    尽管有木头修成的阶梯,走了几步还是觉得天昏地暗;原本以为自己真是个“破少年”,回头一看沿路都是脸色惨白、气喘呼呼的裸泳同志,才真正体认到,这就是世外桃源的代价啊。

    【后记】关于 Wreck Beach 有一则小故事。这个海滩曾经在 1993 年上过国际新闻的版面,原因是当时美俄两国高峰会在 UBC 举行,克林顿和叶尔钦在附近散步,走着走着眼看就要接近这个海滩,眼明手快的保镳们赶快将那块上面写着"Clothing Optional Beach"的牌子遮住,免得两位元首看到,一时兴起、非得去“观光”一下不可....

    (*) UBC,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或卑诗大学﹞的缩写。英哥大位于温哥华市西端,与市区以一片茂密的丛林“太平洋精神公园”相隔,是加拿大数一数二的大学。

    (*) 电巴:电动巴士的简称。温哥华和国内的大城市一般,都采用顶端接线的电动巴士系统,已有五十年的历史,到近期为了扩大路线范围才引进一般的汽油动力巴士。

    (*) Jeph:罗悦全,“1异域”译者,目前旅居温哥华。到 Wreck Beach 的前一晚我们还一起去参加了五月份的瑞舞派对;当晚又一起观赏了世界排名前两名的 DJ:Sasha & John Digweed 在这里的演出。

    注:天体海滩照例是不能拍照的

  

上一篇:温哥华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下一篇:温哥华rogers圣诞公公大1(邹金豆原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