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拿大 > 努勒维特地区 > 伊魁特市

加拿大来的淘金客

  加拿大淘金客中既有实力强劲的矿业巨头,也有梦想一夜暴富的个体找矿人;有大获成功者,也有的迷失在寻宝的路上

    文/本刊记者 王志强

  

    5月17日中午,辽宁盖县矿洞沟镇。站在一座已经塌陷的矿坑边缘向下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股热闹场面:一台高达二十多米的巨型钻机正在打井。这个“庞然大物”发出的轰鸣声,数里外都能听到。

    6年前的一天,一家名为曼德罗矿业(Mundero Mines)的加拿大公司宣布在此地发现储量巨大的黄金矿藏带。在该矿发现之后的数月内,来自海内外的采金公司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被吸引到这里,从而拉开了猫岭前所未有的大淘金热的序幕。

    今天,在曼德罗公司位于猫岭的采矿工地上,共有5家矿业勘探公司在不分昼夜地工作——它们当中有2家来自加拿大。 据来自加拿大的一家独立矿业咨询公司给出的最新评估,猫岭工地的矿体可能含有400吨黄金,可采储量达180吨——这将使它超过福建的紫金山金矿和山东的招远金矿,成为国内迄今发现的第一大黄金矿藏。

    猫岭矿区半山的钻机正在变成外资企业,尤其是加拿大公司在中国淘金的一个新象征。

    “再打深一点,马上就能看到储量丰富的黄金了,它给这些公司以坚强的信念,驱使这些公司争先恐后地投入重金。”爱德华·休斯,一位加拿大独立探矿人协会负责人说。毕竟,新的发现意味着更大的融资规模和更高的股价。

    由于开采技术和资本市场成熟度的制约,作为世界第四大产金国的中国,有许多金矿仍处于原始开采状态,蒙古和俄罗斯的情况也与中国类似。这些国家引起了外国淘金者的极大兴趣。据来自中国矿业联合会的统计,迄今为止,到中国投资黄金采矿业的加拿大矿业公司已经超过100多家,占外国公司数量的50%以上;投入的风险勘探资金达数亿美元。加拿大人目前已经渗入了中国大部分地区金矿的勘探和开发。

    曼德罗“中彩”

    “如果把采矿业比做抽彩,那么我想我抽到了想要的那张彩票。”McAleenan说。McAleenan是曼德罗矿业公司董事长。目前,猫岭金矿地层的金平均品位近20克/吨。更令他兴奋的是,在今年曼德罗施工的三个钻点、方圆数公里的范围内,还有个十几个金矿露头,如果把所有矿面联系起来,这将是一个绵延30公里、储藏量有望突破400吨的特大型金矿——目前世界黄金交易价格长期维持在每盎司 500美元以上,达到10年来的顶点,按此计算,这是一笔总价值超过数十亿美元的富矿。

    这个新发现一洗加拿大矿业公司早年在中国遭遇的晦气。1997年,一家名为马克西姆的加拿大矿业公司曾大肆宣传自己在中国发现了巨型金矿,但后来证明此事纯属子虚乌有。这一丑闻爆发后,加拿大探矿公司中国业务的融资一度变得极为困难。

    关于猫岭金矿的故事要从20世纪90年代初说起,当时正值第一次外资来华淘金热产生。辽宁省地矿调查院在勘查中发现在营口市盖县矿洞沟镇存在金矿分布带。由于缺乏资金,辽宁省地矿调查院在此后几年内先后引进数家外国投资者投入勘探开发,都由于所探得的矿点品位低而纷纷撤资。

    1999年,在大连举行的第二届中国矿业大会上,辽宁省地矿调查院将这个将项目再次对外招商。当时,四处寻找采矿机会的McAleenan,在看到猫岭的资料后眼睛一亮,当天即驱车前往盖县考察取样。McAleenan是一个拥有25年采矿经验的国际资深探矿人,曾在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等地从事多种贵重金矿种的勘探开发工作。曼德罗矿业公司是他创办的第二家矿业公司。早在1991年,他便来到中国寻找金矿,辗转湖南、广东和新疆等数个省区的金矿,但一直没有收获。

    四个月后,曼德罗矿业公司与辽宁省地矿局下属的爱地公司签约,组建了合资公司——辽宁天利矿业有限公司,共同开发猫岭金矿。辽宁省地矿局以勘探开采权入股,占21%的股份,而曼德罗则以资金投入,占79%的股份。

    2002年6月,曼德罗矿业公司组织的勘探队伍进驻天利公司,开始前期勘探工作。是年11月,当曼德罗矿业公司第一个钻眼下潜至300米深后,一个矿带开始现身,经检测含金量为11克/吨;半年后,一连串惊人的发现接二连三地出现:350米矿带,品位16克/吨;450米矿带,品位28克/吨。2004年初,当他从加拿大空运过来的钻机将深度钻至700米时,猫岭金矿地层的金品位竟然达到38克/吨。

    有了这么一个超级大富矿,融资自然不是问题。取得发现不久,曼德罗矿业公司很快就获得了来自加拿大资本市场1500万美元的融资。2004年,另一笔2500万美元融资也顺利到账。

    目前,曼德罗矿业公司是猫岭地区拥有开采面积最大的一家勘探公司。由于接二连三的发现,还有持续不断的融资,曼德罗公司已经顺利实现从一家初级矿业公司向高级矿业公司(具体解释见附件)转变。

    猫岭金矿是曼德罗公司在中国惟一的项目,为此,它甚至采用了世界上最大的采矿钻井机──新型的 UDR5000。这种钻井机可以深入地壳将近 3公里提取矿石样本。目前,曼德罗公司已在猫岭钻了100多个勘测孔,各钻点累计下潜深度超过32000米,样本显示品位平均为9克/吨。曼德罗公司中国代表包崇凯高兴地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个指标属于“大富矿”,“大得超出常规”,“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发现的储量最高的斑岩金矿”。

    云南“淘金热”

    在云南省的边远山区,也经常可以看见怀揣梦想的加拿大淘金客的身影。

    上世纪90年代,云南成为中国第一个可直接审批外商投资矿产资源风险勘查项目的省份。云南省黄金储备量位于中国第二位,由于对采矿模式实行特殊的试点政策,这个位于西南边陲的省份近年来已经成为外国资本淘金中国的最密集之地。

    加拿大矿业公司在云南开展的所有金矿勘探项目中,有一个项目不能不谈,这便是博卡金矿。它位于昆明市东川区汤丹乡——这是一个人口不满5000的贫穷小镇,但却拥有目前云南省储量最大的金矿。

    在博卡金矿附近用木材搭建的了望台上看去,满眼都是钻孔,面积分布极大。据史书记载,东川采金历史始于300多年前。然而几百年来,很多人在这里进行过探测都无功而返。1996年,云南省地矿院首次在东川发现金矿,由于技术和资金等方面的原因,勘探调查的范围不广,得出的结论是该地黄金储量极为有限,可能只有几吨,属于小矿。2000年,加拿大西南金矿公司中国勘探项目负责人王显达博士,在滇东北大面积的范围内进行了快速勘探,发现这里的金矿储量巨大。经过层层筛选,西南金矿公司最终在东川区博卡乡发现了长约五六公里、厚6米至100米的金矿带。

    2003年7月,西南金矿公司在博卡金矿分别勘探到品位为32.4克/吨和29.2克/吨的钻井点。该勘探结果显示这是一个远景储量为200吨的高含金量矿带。而西南金矿公司拥有190.8平方公里矿区90%的勘探开采权,这是一个足以让投资者为之瞠目的“淘金故事”。发现大金矿之后,西南金矿公司很快将公司名称更改为“西南资源”,三年来,该公司在加拿大资本市场的股价上升了400%,从一家名不见正传的小型探矿公司一跃成为加拿大四大金矿勘探公司之列。

    像曼德罗和西南资源公司这样已经有“超级富矿”在手的加拿大公司毕竟凤毛麟角,更多的加拿大人还在寻宝的道路上攀登。

    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德宏州三台山乡境内的潞西金矿,是云南七大金矿之一。要到达该金矿矿区,须沿着一条崎岖的简易山路步行两个小时。由于交通不便,许多年来,这里保持着一种粗放而原始的采金方式。当地的一位老百姓告诉记者,在潞西地区的许多河流边,地表附近部分的黄金砂可以露天开采,经清洗后可以得到一种粗金。

    上世纪90年代初,云南核工业201大队首次在三台山乡上芒岗30多平方公里的地域发现破碎带蚀变岩型金矿,远景储量近100吨。消息传出后,数十个来自福建和其它省份的个体淘金者蜂拥而至。“最疯狂的时候,进山人数达到数百人,山坡上淘金矿洞达200个,一时间,上芒岗附近翠绿的山坡上搭建的简易矿棚随处可见。”潞西市黄金办主任刘小明回忆说。

    2003年初,一位名叫李·巴克的加拿大金矿勘探人深入潞西山区。经过长达一个月时间的详细勘查,他的结论是:该地区与美国卡林地区的大金矿具有同样的地质环境,具备形成大金矿的条件,极具勘查和开发前景。今年59岁的李·巴克是加拿大斯帕顿矿业公司总裁。该公司是在多伦多风险交易所上市的一家初级矿业公司。目前,斯帕顿公司在全球拥有2个金矿,一家在秘鲁,一家位于云南潞西。由于介入时间不长,这两个金矿项目都还没有进入高级勘探(即将进入开采)阶段。

    2004年初,李·巴克的斯帕顿矿业公司与云南省核工业201大队成立一家合资探矿公司,斯帕顿占80%的股份,云南省核工业201大队持有20%股份。自他们联手勘探以后,整个矿区的表面面积已经扩大了3倍,目前达到134平方公里的探矿面积,而地层以下钻井深度已经扩大了十几倍。“但这还远远不够。”李·巴克说。由于对下钻速度不甚满意,斯帕顿矿业公司已经从加拿大调动一台更大型的超级钻机前来支援潞西金矿。李·巴克的目标是,让潞西金矿成为前面提到的云南省最大金矿——东川博卡金矿的姊妹矿。

    目前,斯帕顿矿业公司已经在潞西金矿钻了59口勘测孔,总长超过11000米,送去加拿大检验的矿石样品显示:金平均品位3.3克/吨。李·巴克说,按四十公里长的矿带估计,目前探明的黄金蕴藏量有望突破70吨。“这是一个利好,没准真挖着金山了。”李·巴克对《中国企业家》说。

    在距离潞西黄金带40公里处,去年8月,另一家加拿大采矿企业麦格纳斯公司投资300万美元也准备大干一场。他们选择的是与云南省核工业209大队合作,目前一共取得了114平方公里的勘探权,时间是5年。在这个偏远地区的3个黄金开发项目中,麦格纳斯共拥有90%的潜在股权。

    到目前为止,类似于斯帕顿和麦格纳斯这样的初级矿业公司在云南数不胜数。他们依法登记的风险勘查项目达60多个,划定风险勘查面积近6000平方公里,累计投入风险勘查资金1.9亿美元。

    个体探矿人的身影

    除了那些较具规模的专门勘探公司外,在中国淘金者中还隐藏着一群规模庞大的个体找矿者。他们的故事更具有传奇性。在加拿大,一般称他们为独立勘查地质学家或独立找矿人。他们是各个初级矿业公司的“前身”或“上线”。

    这些人背井离乡,专门从事采矿和淘金,就像早年在美国西部四处寻矿的淘金人。他们身上常常背着一个竹篓,里面装有各种先进的探矿工具。千万别小看了这些个体寻矿者,他们当中比较优秀的,每年的收入能在数十万美元以上。不过,他们当中能获得成功的比例很小。

    从云南德宏乘车前往云南最古老的采金矿区——文山墨江,沿途经过的一些山谷中,偶尔会看到一部部挖掘机,几辆满载矿石的小型卡车和几座路边村落。在人烟罕至的荒凉山野里,那些村落看起来像是某部西部电影的场景。

    5月20日,在墨江哈巴山的一个半山腰上,《中国企业家》记者见到了来自加拿大的独立找矿人皮特·罗伊斯。背后是他简易的淘金工具——一台微型钻机,五马力的磨砂机,一把小型铁铲,一个塑料盆和一个指北针。

    皮特·罗伊斯在云南勘探金砂,有将近 8年历史了。他挖的的矿洞一般4米到 6米深,属于典型的个体窑,没有一个雇工。除了必须的爆破证(挖矿买0必须凭爆破证),他手中再无其它任何手续和证件。由于梦想创立一家初级勘探公司,皮特·罗伊斯异常努力,每天都在文山州区域内的山上挖掘着。在云南中越边境的文山州,类似皮特·罗伊斯的个体探矿者数量颇众,这些人大部分来自加拿大阿尔伯塔省。 除他们以外,还能看到来自世界各个盛产黄金国家的人,比如澳大利亚人、南非人和印度尼西亚人。他们通常分为2人或3人一组,用沉重的铁桩打出一个的洞。如果打到某一深度,发现含金量较大,他们就把邻近打的洞在地下连通起来,并一直下到洞底,挖出一桶桶泥土。

    一般来说,个体探矿者会把所勘探的矿藏绘成资料,交到初级勘探公司或中级勘探公司。如果所淘的样口金呈颗粒状,成色好,含金量高,他探的矿便可以卖到好价钱——一个方圆数公里的独立矿带资料成交的价格往往在几万美元到几十万美元不等。

    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的约翰·丹尼尔是美国某矿业公司特约的独立找矿人。2002年7月,约翰·丹尼尔在墨江寻觅三年之后,终于发现了沉寂在地层500米以下的黄金富矿带。一家名为Caledon Resources的矿业公司闻讯后花数十万美元买下了他的资料。

    三次遇挫的艾芬豪

    在中国活动的加拿大淘金客当然不可能都像约翰·丹尼尔这么幸运。“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目前还处于投入期,盈利尚无法提到日程上来,甚至做金矿做死掉的也不在少数。”中国矿业联合会秘书长刘益康说。刘曾获加拿大矿业勘探协会颁发的高级独立矿业分析师资格。

    中矿联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迄今为止,国外矿业公司在中国依法登记风险勘查项目达210多个,划定风险勘查面积近2万平方公里。而据业内人士估计,“只有一成企业盈利,其它都在亏损。”

    今年55岁的罗伯特·弗里德兰德就是这样一个黯然的失败者。他是加拿大最大的矿业勘探公司——艾芬豪矿业董事长。1995年,他曾投入重金在云南滇西片区寻找黄金,在公认为富积带的云南苍山地区打下钻井。但下钻400米后仍未见到黄金,于是失去信心,弃井而撤。而国内一家金矿企业接手继续下钻70米后即发现一条厚度超过30米的超级黄金带,开采数年仍未挖空。 

    2002年,艾芬豪矿业公司卷土重来,投资250万美元开发位于内蒙古乌拉特中旗一个名为新忽热浩尧尔忽洞的金矿。当时,艾芬豪矿业公司在中国成立了一家名为金山矿业公司的黄金投资公司,准备通过这次投资将上次的损失弥补回来。新忽热浩尧尔忽洞是一家已经勘探的金矿,金山矿业公司在原有钻探工作量1400米的基础上新增6000米,建成日处理矿石达2万吨的大规模低品位金矿生产基地。但是,经过两年的勘探,艾芬豪矿业公司发现新忽热浩尧尔忽洞金矿大部分黄金的可开采储量有将近80%位于地表1000米以下深处,而且每吨含金量不到1克,属于低品位金矿,在如此深的井下作业,技术难度和资金成本之高可想而知。2004年,金山矿业公司在扔进数百万美元的前期勘探费以后,不得不放弃该矿。

    2004年11月,金山矿业还投入了数百万美元与辽宁的一家矿业公司合作,希望能够在盘锦附近的鸣鸡岭山谷找到金矿。他们在3个月内钻探几百个孔,对样品进行化验分析。在进一步的勘探研究中,他们发现这个金矿不仅储量比较少,而且每吨矿石中金的含量只有0.2到0.3克,含金量品位之低前所未有的。于是再度放弃。这已经是艾芬豪矿业公司在中国第三次投资失败的案例了。

    在目前国际金价扶摇直上的背景下,人们更多谈论的是淘金带来的巨额财富,但却较少谈论为寻找金砂付出的巨大代价。记者通过可靠渠道查明,在中国投资黄金失败的加拿大公司比比皆是。Spacer dome矿业公司曾经是加拿大第三大金矿企业,该公司从上个世纪90年初期就进入中国寻找黄金矿藏,十几年来分别在云南、贵州和新疆投入2000多万美元进行前期风险勘探,可惜一直运气不佳,加之全球其它项目也陷入低迷,2005年12月,该公司宣告破产,被加拿大第一大黄金公司巴力克收于麾下。

    “开金矿是风险投资,你在A点打钻表明有矿,B点也有矿,但你并不能保证AB两点连线一定有矿。也许,金子可能打出来更多;也许,一个钻下去一无所获。”刘益康说。

    分析

    为什么是加拿大人?

    加拿大的淘金客们齐聚中国,与加拿大的高度繁荣和活跃的矿业权交易和资本市场是分不开的

    上世纪90年代初期,跨国矿业公司们第一次探路中国时,由于不太明朗的政策,他们除了留下一口口荒废的钻井之外,什么也没有获得。

    事隔十几年后,事情却有了根本性转变。

    在云南博卡和辽宁猫岭,数以百吨黄金的发现引起了大洋彼岸的连锁反应,矿业公司股票狂飙,投资者趋之若鹜……一个淘金神话正在如火如荼地演绎着。

    数以百计的加拿大矿业公司和无以计数的独立找矿人卷土重来,他们活跃在中国的金矿勘探开采行业,形成了一个显著的群体。其背后隐藏着什么?

    除了中国有相当多金矿尚待开发之外,实际上与中国投资环境的改变是分不开的。

    过去数十年,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探矿风险完全由国家来承担。勘查部门以实物工作量来计算和衡量勘查工作的完成情况,但对勘查结果不承担任何风险。

    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于获取探矿权、采矿权的部门,每一步都必须与经济效益挂钩。拥有探矿权的单位要考虑对矿区的勘查程度,转移和降低勘探风险,以最少的工作量获得最多的资源储量——正是因为上述原因的存在,境外勘探商才拥有了今天在中国内地尤其是西部较为宽松的发展空间。

    其次,加拿大的淘金客们齐聚中国,与加拿大的高度繁荣和活跃的矿业权交易和资本市场是分不开的。

    目前,加拿大的资本市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矿业资本市场之一,尤其是在风险勘查资金的筹集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截止到2005年底,共有 190家高级矿业公司在高级板(相当于主板)上市,股票市值超过1300亿加元;另外,还有超过900家初级矿业公司(又叫资源性公司)在风险投资板(相当于创业板)上市,占整个风险投资板股票总市值的 35%。

    加拿大为何能成为一个全球矿业融资中心?除了拥有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条件和 150年以上历史的矿业投资传统外,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凭借其不断健全和完善的证券交易体系。

    在过去的5年中,加拿大对全国的股票交易所进行了重大的改革,把以前位于温哥华、阿尔伯特、魁北克、蒙特利尔的区域性初级股票交易所合并成单一的初级市场,即加拿大风险交易所。

    后来,加拿大风险交易所又被并入多伦多交易所,形成了加拿大单一的国家级资本市场——多伦多股票交易集团。现在,加拿大股票市场由一个高级和一个初级两个股票市场组成。多伦多股票交易所的交易对象是成熟公司,而多伦多风险交易所的交易对象是初级公司。

    目前,多伦多风险交易所是世界许多国家初级矿业公司的归宿。在这里上市的矿业公司拥有的总市值为47亿加元。多伦多股票交易所和风险交易所共有 1100多家从事地质勘探和矿业开发的公司,超过了世界矿业上市公司总数的50%。这里不仅是加拿大人,而且是很多其它国家的人把淘金发现转换为现实财富的地方。

上一篇:域外来信:华人自强才有地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