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拿大 > 加拿大

加拿大用笑声洒一路阳光[2]

我终于发现还有比我更贪心的人。她贪恋一路的美景不厌其烦地找地方停车,下车,拍照,惊呼——她惊呼“真美啊”的时候楠楠就只有溜到一边去装着不认识她。这个楠楠,如果说我们之间有代沟那么是她太安静而我们太爱“冲动”。

   阳光海岸从温哥华往北,沿着乔治亚海湾,加上两班渡轮,赶路的话一天时间可以到达101公路走向大海的终点Lund,可是我们并不是要赶路,所以林子很自由自在地随意停车游玩。她经不起任何美景的吸引。哪怕在海边的高速公路上,她也可以看准了时间一个急速的违规左转,然后停靠在路边。这种停靠,我即惊讶又受用,我终于明白自己可以不用费心去管前面的路也不用费心去看地图了,林子的直感总是可以把我们带到该到的地方。最后一天车进入维多利亚之前在找路。我拿着地图指挥左转右转,到一十字路口时她凭感觉问,“是不是该转左?”我说是是,“要不然,就到路的尽头了”。我指着地图上道路南端没入大海的地方给她看。她看一眼后,没说一句话,绿灯亮的时候她没有左转。

  

   路的尽头不是大海,是一个叫Saxe Point的小小公园,面朝蔚蓝的大海。海边山坡上开满了小花,大海的气息,原野青草、树木鲜花的香味在太阳下静静散发;海面莹莹光波静静铺展……原来我的多嘴也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获,我因了能站在这样的地方一刻钟又一次对林子刮目相看。

   我们在大陆和岛屿围着乔治亚湾环绕一圈,大海始终在我们的左边。阳光海岸不是精雕细琢的旅游地,是广阔的野性、原始、与孤独。海水即不蔚蓝,也不碧绿,大概是多云天空的映衬,茫茫一片灰色。近了看,清澈透明得让人不相信是海,水中的鹅卵石历历在目,水是完完全全的无色。沙滩上,海水冲刷上来的贝壳,海藻,粗木头,石块铺陈一路,组合成一种萧索和严峻的原始美态。尤其是泛白的巨木,象是峥嵘白骨,堆砌出一种异样的岁月沧桑感觉。这一带不太显人类活动的痕迹,哪怕许多房子就建在离沙滩不远的地方。海边常常有突出的岩石,暗礁,和植物覆盖的石头小山。在礁石上三三两两停着的海鸟不时发出尖利的叫声更加重了这里荒凉的感觉。我站在一些无名沙滩上,想,大概当年加拿大西岸的开拓者所见到的景观也就是这样的吧。

   一边大海,一边山脉,这是阳光海岸。出了第一个城市Gibson后,海岸线就深入茂密的原始森林。温带雨林区最适合生长杉树和松树,树木粗大,树影浓密。道路笔直地穿林而过,是这条路线最常见的美景。树木遮天闭日,有一刻我有点怀疑,大海是否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可是会在一个不经意的转弯处,陡地眼前一片开阔。这样的时候,林子就又会盘算怎样找地方停车了。

   尤其是见到沙滩上矗立的一个个形状高大颜色鲜艳的印第安图腾柱的时候,她绝不会让自己不停车而过,哪怕唯一可以停的地方注明“私家地界”,或“教堂停车专用”。观赏自然的心和走南闯北的经历并不成比例减少,看看林子和除了捉螃蟹以外一路都懒得下车的楠楠就明白了……难得开车走了北美那么多地方的她还保留未见过世面般的好奇心。途经的一些城市,如Seshelt,是历史上印第安某些能歌善舞的部落集居地。说起历史,加拿大似乎成了我们一路取笑的对象。

   只不过,每每看着这里政府和民众对待历史的尊重和维护态度,我就不觉得好笑。加拿大不是没有历史……野生动物书写的那部分也很精彩。

   结束行程需要从维多利亚搭乘渡轮回温哥华,三天旅行的第四次渡轮。林子也是一个“跳完最后一支舞才离开”的人。所以我们一致同意只要卑诗渡轮开,我们就乘最后一班船回温。讲好后我们从高速公路下来,为了再次靠近大海行走,误入了一片农场。远处有马群和牛群,草场绵延无边,这时已经西斜的太阳开始露面,金光渐渐洒满大地,仿佛最后为我们送行,也仿佛是用这抹夕阳在记忆里为我们照亮整个行程。

   而我们,心里早已有阳光。

上一篇:加拿大留学如何写第一封入学申请
下一篇:加拿大人热衷住宅“排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