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教育 >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

竞争者之间的微妙心态

  竞争者心态微妙

    目前,国际上还有其他数学家在开展类似工作。这些同行之间也在悄悄地展开竞争,看谁可以率先破门得分。

  

    其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摩根(JohnMorgan)和目前在普林斯顿大学任职、兼任北京大学教授的中科院院士田刚自两年前开始合作,克莱数学研究所已经着手组织对其书稿进行评审,审稿通过后将由美国数学会出版。

    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克莱纳(BruceKleiner)和洛特(JohnLott)则在今年5月将论文草稿放在了佩雷尔曼当初张贴文章的那个网站。

    自从曹怀东和朱熹平的论文率先发表,第一次公开表示已经彻底证明庞加莱猜想以后,这些竞争者的心态或许多少有些微妙。

    摩根说,现在就认为庞加莱猜想被彻底破解还早了一点,游戏还没有结束,文章公开以后,“数学界还需要时间来阅读,消化”。的确如此,曹和朱的论文300多页,而摩根和田的书稿预计有400多页,即使是同一研究领域的高水平数学家,大概也不是在短时间内能够消化的。

    摩根还说:“常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说我证明出来了,他也说他证明出来了,但最终可以作出评判的是数学界。克莱研究所的千禧年大奖就要求文章发表以后,至少等上两年。”

    对于其他数学家来讲,汉密尔顿和佩雷尔曼似乎是难以逾越的高度。克莱纳说,一篇填补缺失细节的论文,无法与类似汉密尔顿和佩雷尔曼这样的开创性工作相媲美。

    在摩根看来,汉密尔顿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原始想法,在过去20年中也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佩雷尔曼的工作是真正的革命性突破,恰恰是因为这个突破吸引了很多人的兴趣,各种证明手稿也才开始不断涌现。

    据中国数学会网站介绍,距离佩雷尔曼贴出文章已经过去了3年,专家们还在检查他的证明,人们期待着今年8月在西班牙举行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能够有最终结论。有理由预计,佩雷尔曼可能在本届大会开幕式上获得菲尔兹奖。

    “如果曹怀东和朱熹平的论文被证明是对的,等于完全证明了佩雷尔曼提出的要领是对的,佩雷尔曼就更有可能拿到菲尔兹奖。”刘克峰说。

    不过,佩雷尔曼大概不在乎这些荣誉,当他被邀请在本届大会上做一小时大会报告时,他竟然懒得回复。

    媒体不应夸大事实

    克莱数学研究所所长卡尔森(JamesCarlson)通过网络看到了中国媒体上的相关英文报道,感到有些惊讶。他说,“我知道记者们喜欢报道重大突破的新闻,但媒体应该谨慎,不要去夸大事实。”

    “曹和朱的论文公开发表了,这是一个好消息,”卡尔森说,“克莱纳和洛特的文章也贴出来了,摩根和田打算出一本书,或许他们(的研究)都是对的,但现在谁能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呢?”

    卡尔森说,至于谁最终可以获得克莱研究所的千禧年大奖,还需要等待,但可以肯定的是,千禧年大奖会颁给那些做出了重大突破的人。

    不管怎样,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伊萨瑞尔(RobertIsrael)博士在一个数学评论网站写道,如果曹怀东和朱熹平的论文站得住脚,应该会极有价值。

    实际上,面对媒体的突然袭击,朱熹平和曹怀东表现得相当低调。曹怀东在美国里海大学任职,这段时间正在北京访问,但他和身在广州的朱熹平都没有在上周六那个小型记者会上露面。后来,两人索性都关掉手机,极力避开媒体的采访。

    朱熹平通过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向公众转达了他的声音:“其实国际上很多团队都在做这个事情,作出了很大贡献,特别是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这个猜想的完成是国际数学界同行你一步我一步共同做出来的。我只是比较幸运,由我和曹怀东完成了临门一脚。”

    至于这临门一脚最终是否被判有效,朱熹平早前在接受广州《新快报》采访时就说过,“现在还不能说成功,我们的证明还需要历史的承认,需要经过很多人的检验、推敲。”

  

上一篇:中外合作公办高中今秋首现温州
下一篇:加拿大天体海滩惊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