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拿大 > 班芙

美丽小城班芙游

这次我们坐飞机到卡尔加里,然后在机场租了一辆SUV直开落基山中的小城班芙。

  班芙是加拿大著名的旅游城市,好像在联合国的什么保护名单上,这个我不敢瞎吹。不过班芙小城的确很牛。

  第一, 据说那里的居民永远固定在2千人或者3千人以内(对不起,我这个人一讨论到数字就犯糊涂)。加拿大和所有资本主义国家一样是没有户口制度的,居民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只要找得到地方安顿,连房子都可以搬过去,没错,是搬房子,不仅仅搬家具和人,连自己住惯了的房子都可以搬。但班芙却不是随便可以进的,如果有人想搬到班芙定居,先得向班芙的镇政府递交申请。想住班芙的人多了去了,慢慢排队吧,等有什么人在班芙住腻了搬走了,或者等什么老人家去世了,人口数空缺出来几个,你才可以住进去顶缺。

  第二, 班芙镇上还不能随便盖房子,去了几次班芙,我们只见房子维修或者翻新,还真没见新盖房子。那里的房子都是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在街上开车或者走路,随时可以看见一幢小房子前立着一个蓝绿色的小牌子,表示那幢房子是历史古迹。别见笑,加拿大虽说地大,但岁数不大,才有100多年的历史,所以几十年一百年历史的房子就算古迹了。想想也是啊,如果咱中国现在有一幢2500年的房子保存完好,那咱们不也当宝贝一样炫耀着!扯远了——那些房子都保养得非常好,现在还住人或者作为公共场所使用。那里的房子设计都是经过镇政府批准,与这座小山城的风景极为和谐的。

  因为以上两个原因,班芙小镇永远是一个小镇,没有变成城市。

  第三, 班芙没有农业,没有工业,绝对没有。班芙仅有旅游业,班芙的旅游没有淡季,旅游业就可以养活班芙全城人。

  落基山是一片在北美大陆中部拔地而起的山脉,这一点从东边的阿尔伯塔省开车进山时看得最清楚。

  我们从卡尔加里开出来时,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长着牧草的大地略略有点起伏一直绵延到天边,只有高速公路边不时出现一些阻挡视线的低矮灌木丛。

  没有一点预告,道路的尽头突然出现了蓝黛色丛山的剪影。山高且峻峭。路边出现了高大的松柏或者杉树。

  天上的白云汹涌。

  车继续向前开,我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山上的树木。不知道这里的山有多高,不过,山头的树线近在我们眼前。树线以上仅仅有苔藓类植物生长,但是从山下看来,树线以上就是光秃秃的山岩。

  道路两边已经有铁丝网了,那是用来拦阻动物的,其实并不管用,鹿啊山羊啊轻轻一纵就可以越过铁丝网来到高速公路上。路边有警示牌,告诉司机这里常有麋鹿出没。麋鹿喜欢在山区与平原交界的地方生活,据说麋鹿最多的地方是北极圈内,加拿大西北部的育空地区。

  说是直奔班芙,其实也不尽然,我们还在离班芙十几里的一个小镇CANMORE停下来看了看。

  小镇很小,就像当年文革时期人们形容国内的县城一样:一条马路一座楼,一个警察看四头。

  小镇连警察都没有。我记得当年在落基山里遇到过一个小镇,镇长、警察、1长由一人兼任,1员都是义工,治安全靠人民自觉。不知道CANMORE是不是这样。

  我们在小城买了一些矿泉水就离开了。

  又往前开了不到半小时,就看见了几个小木屋拦在路中央,原来这就是我们留下买路钱的地方——要进加拿大的YOHOO国家公园了,班芙在加拿大YOHOO国家公园里面。

  一进国家公园,我们就看见山前一条瀑布挂在高高的岩石山上,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为了更清楚地看一看瀑布,我们转下高速公路,不经意却发现瀑布下面的一池碧水。

  这个湖泊没有名字,湖上一座小木桥,除了蓝天和周围的树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是老太太已经对这些美景赞不绝口,我对她说,省着点赞叹等看见路伊丝湖的时候用,要不没看完班芙一半的风景,她就会累得没力气赞叹了。

  在洛基山成百上千的湖泊中,这个无名湖真的什么也算不上,不过,她的独特之处是湖边有人,不是游人,是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的居民在湖边野餐,嬉耍,还有中年人在色彩艳丽的太阳伞下小憩。这些人给湖水和周围的山谷带来了世俗的气氛——落基山的湖水因为太美了,美得都像仙境一样,而仙境太多了,世俗的湖水就以稀为贵而弥足珍贵了。

  太阳下有孩子们兴奋得尖叫声,有老人蹒跚,还有快要长成的小美女在木桥上挑水。

  我们从小册子上读到,落基山里虽然有高速公路,但时速限制很低,一般80公里以下,公园的管理人员很体贴的提醒游客,这些高速公路不是让行人匆匆开车从一个地方赶到下一个地方的,它们是让游人可以一边从容开车,一边悠然欣赏落基山中的美丽景色。

  所以我们进入公园后逢景必停,游游荡荡,等终于到了班芙我们订好的旅馆住下后,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

  吃完饭,我们去泡温泉。

  我并不喜欢泡温泉,我觉得那完全是浪费时间。加拿大别的地方不太见着人,可是温泉里从来都跟煮饺子似的全是人。

  来加拿大后,我有了一个完全可以申请某科学奖的生物学发现:白人之所以白,完全是因为他们爱泡温泉。看看咱中国那啥地方的白面馒头和银耳,不都是靠硫磺薰出来的嘛。

  我虽然看透了温泉的无聊作用,无奈其他人都喜欢这种带臭味的热水,我只好从善如流,跟着一起去了。

  我家老太太最喜欢泡热水,经过这一天的奔波,她根本就睡在热水里不想出来了。那温泉可是真的温泉啊,虽然我每隔五分钟就爬到池边凉快十分钟,还吃了好几个冰淇淋,可我还是觉得我都快被煮成熟鸡蛋了,不知道奶油味的煮鸡蛋卖价好不好。

  在温泉关门前半小时,老太太善心大发,同意我们爬出那一池子热水。我们个个全身通红,想四辆蒸汽火车机头一样走进更衣室。这时候如果有人给我们每人手里塞两个生鸡蛋,我绝对相信我们第二天早晨的早饭就有着落了。

  

  

上一篇:多伦多大学介绍
下一篇:班芙景色一览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