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拿大 > 阿尔伯塔省 > 埃德蒙顿市

“跳水皇后”高敏:再婚做个幸福小女人

“跳水皇后”高敏曾有过一次不和谐的婚姻,离婚后她带着和前夫所生的儿子嫁给了在加拿大工作的经济学博士,并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一家四口在加拿大过着童话般的生活……
  2005年5月,因丈夫工作调动等原因,高敏带着两个儿子,随丈夫一起回到了阔别8年的北京,开始新的“追梦人生”。

  10月2日,高敏在南京签售自传《追梦》时,满脸幸福地讲述了她与现任丈夫及两个儿子的幸福生活。

  首次婚姻不和谐带着前夫之子远嫁加拿大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结束后,因伤退役的高敏认识了北京市体育局翻译苏东,随后产生恋情。1995年初,高敏与苏东结婚,并于次年底,生下儿子苏子超。时间一长,高敏发觉苏东也是强人性格,两人似乎更适合做朋友。

  1997年初,苏东不顾高敏的反对,毅然去新加坡发展,夫妻俩的感情出现裂痕。经历一番痛苦而又冷静的思考之后,两人最终选择了友好分手。

  分手时,苏东和高敏都争着要儿子。正独自玩积木的苏子超似乎“知道了”父母之间的事情,哇哇大哭起来。高敏一把抱住儿子,说:“你是工作狂,不适宜拉扯儿子长大。我无牵无挂,儿子还是由我来带吧。”

  成为单亲妈妈后,高敏艰难地拉扯着儿子,她渴望着给儿子父爱。经再三考虑,她带着儿子移民加拿大,在那个陌生的国度,安安静静地过普通人的生活。

  1997年底,高敏应邀参加加拿大埃德蒙顿市的一次华人聚会。在聚会上,她认识了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经济学博士陈志刚。陈志刚笑着对高敏说:“我是你的崇拜者,老早就认识你。1988年,你来加拿大参加比赛时,我还在游泳馆里高声为你‘加油’呢。虽然当时你还没拿到奥运冠军,但我认为你绝对是当奥运冠军的料……”

  听到这里,高敏对他刮目相看。她悄悄打听到,来自浙江温州的陈志刚大她10岁,不仅是加拿大埃德蒙顿大学教授,还是联合国世贸经济组织研究员,在北美有一定知名度。

  与高敏分手后,陈志刚始终忘不掉那个站在跳水台上的率真、爽直、俏皮的“川妹子”。他主动约她见面,两人虽然有着很多共同语言,但谁也没有点破那层窗户纸。

  刚到加拿大,高敏举目无亲,她感到活得很累。陈志刚劝她:“你在国内得到了那么多荣誉,何必还要追求那么多?”她哭诉道:“我也不想这样,但不拼搏又怎么能在加拿大立足?为了儿子,我只能如此。”

  在陈志刚的百般安慰下,高敏止住了哭泣,她平静地说:“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拥有一座漂亮的跳水馆,一边听着优美动听的音乐,一边带着自己的孩子在家里练习跳水……”

  此后一个多月,高敏多方联系跳水队和跳水俱乐部,想当一名跳水教练。而陈志刚一直没同她联系,她以为他忙,也就没放在心上,

  1998年2月初的一天上午,陈志刚突然出现在高敏面前。他开车带着她和苏子超来到埃德蒙顿市城郊结合部,带他们走进一幢别墅。一座新落成的标准跳水馆出现在高敏面前。

  陈志刚笑着说:“高敏,这是属于你的。”说完,将一串钥匙交到她手里。

  高敏接过钥匙,仿佛活在童话里。这时,陈志刚又开口了:“不过,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生个孩子,那样就美梦成真了。”

  高敏心头猛地一震,钥匙随即掉到地上。她反问道:“天呀,世界上哪有像你这样求爱的?”

  1998年2月底,高敏与陈志刚回国举行了婚礼。大婚之夜,陈志刚说:“我很想要一个女儿,并且再要一个儿子。”高敏不同意:“我喜欢超超,你也喜欢超超,如果再生个孩子,不是瓜分了有限的父爱和母爱吗?”

  陈志刚说:“我们一方面可以把父爱和母爱的蛋糕做得很大很大,另一方面,生个孩子,超超就会拥有手足之情,对他的成长大有益处。”

  高敏最终同意了丈夫的观点。

  相夫教子“跳水皇后”甘做家庭主妇

  陈志刚与高敏的新房有500多平方米,前后两个大院子,外加一个跳水馆。如何让这地方不空旷呢?高敏想到了养花种草。

  很快,别墅变成了一个花园。高敏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抱着超超在花丛中走来走去。陈志刚开玩笑说:“你这么喜欢花草,干脆开一家鲜花店算了。”

  高敏喜欢看电视,二楼客厅里有一台半人高的液晶背投式大彩电,两个卧室里各有一台29寸彩电。陈志刚又买来一台半人高的大彩电,放在一楼客厅里。

  1998年4月,高敏发现自己怀孕了。陈志刚忙前忙后,专门请了保姆和营养员照顾她。他再三关照爱妻少看电视、不要用电脑、多活动。他担心辐射对胎儿不利,就托朋友买来防辐射的孕装。“这样,你就能看一会儿电视、玩一会儿电脑了。”

  每次陈志刚说想要个女儿的时候,高敏就会说:“干脆我叫你‘爸爸’算了。”他认真地说:“不行。我是你大哥哥,我们这是兄妹恋,不是父女恋。”高敏则说:“你是我的老公,但我更感觉到你是我的爸爸、兄长和老师。”

  1998年底,高敏给陈志刚生下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宝宝。宝宝满月后,夫妻俩才想出一个好听的名字:陈伟东。

  高敏虽然习惯养花种草、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式生活,可她对跳水运动仍有难以割舍的情怀。

  陈伟东满一周岁后,她经常在自家跳水馆里试跳,轻松而随意。除了跳水,她还喜欢抱着超超戏一会儿水,把超超送上岸交保姆看护后,她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痛痛快快地游上几个来回。在她看来,这是天使才能过上的生活。

  下班回来的陈志刚见爱妻在水里如此尽兴,按捺不住,也跳进水里。可他没游几步就呛水了,惹得高敏哈哈大笑,说:“你的水平真是太差了,如果当年我们是在水里认识的,估计就谈不成恋爱了!”

  两个儿子一天天健康成长着,高敏觉得肩上责任重大,她不能给两个儿子留下丝毫的遗憾。在家里,她除了给孩子提供汉语环境外,也坚持学习英语和法语,让孩子从小就受到良好的语言熏陶。

  一晃几年过去,苏子超和陈伟东相继上学了。每天早晨7点不到,高敏就起床忙碌,7点半准时叫醒两个熟睡的儿子洗漱、吃早餐。随后,开车送儿子上学。下午3点半,再准时接儿子。

  每周,她还要安排时间,让儿子练跳水。她对丈夫说:“我不想让儿子成为世界冠军,只盼着兄弟俩通过练跳水在学校里拿奖学金。”苏子超在水里的表现不如陈伟东,高敏采取了奖品刺激的方法,果然,苏子超很快就以年龄稍大、身体较棒的优势把弟弟压了下去。兄弟俩你追我赶、互不相让,跳水馆里好不热闹。

  高敏用心抚育着两个儿子长大。

  乖巧温顺的苏子超所有的考试科目都拿A,在妈妈需要的时候会递过来一杯水,而调皮倔强的陈伟东数学和体育拿A,读、写、科学、文科、健康教育等科目都是B,当他想上网而妈妈说不行时,就会撅着小嘴巴说:“我恨你!”随后又低下头说,“妈妈,你这是为我好……”有时,陈志刚对高敏说话声音高了点,两个儿子立即站出来“批评”爸爸没礼貌。

  高敏打心眼里感激丈夫给自己带来了这一切。

  2004年雅典奥运会时,苏子超和陈伟东开始崇拜胡佳和彭渤,认为他俩才是真正的奥运冠军,根本不把妈妈这个“跳水皇后”放在眼里。这对高敏的刺激很大,她萌发了撰写自传《追梦》的念头,通过文字讲述她与跳水结缘、默契、纠缠、成功的点点滴滴。

  书稿完成一大半后,高敏对丈夫说:“我其实是个爱做梦的人,从小到大一直在苦苦追寻自己的梦想。在认识你之前,我实现了第一个梦,那就是跳水,成为冠军,拿到金牌;认识你之后,我实现了第二个梦,那就是平淡的生活。”

  随丈夫回国“追梦”让儿子接受最好的教育

  2005年初,为了更好地照顾高敏和儿子,陈志刚辞去了联合国世贸经济组织研究员的职务,只在埃德蒙顿大学教书,并主持加拿大中国投资商会工作。该商会归加拿大联邦发展署管理。

  陈志刚辞去联合国职务没多久,加拿大联邦发展署就对他委以重任,希望他能去中国担任项目主管,携7.8亿人民币的运作资金,推进中国农民尽快适应中国进入WTO后的新环境。

  陈志刚犹豫着。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件好事,祖籍浙江温州的他有着深深的乡土情结,很想为祖国多做些事情,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可他舍不得与妻子和两个儿子分居呀。

  高敏知道这一情况后,极力支持丈夫回国。她笑着说:“我们一家四口可以一起回去,‘夫唱妇随’没什么不好呀。”苏子超和陈伟东这两个小家伙听说父母要带他们回国,并且要在北京住上三到五年,乐得直拍巴掌。

  2005年5月,高敏随陈志刚回到了北京,夫妻俩在市中心的海晟名居租了一套240平米的公寓房,每月租金3500美金。

  高敏在新居里贴满了一家四口在世界各地出差旅游的合影,还买来中意的家具和硕大的水族箱,请园艺师送来100多盆花草,把家里装扮得春意盎然、清香四溢。丈夫最喜欢栀子花与茉莉花混合的香味,她特意在卧室里放上几盆栀子花与茉莉花。

  10岁的苏子超和8岁的陈伟东,对新家感到特别好奇,一人手里拿着一部一次性相机,对着忙前忙后的妈妈拍个不停。苏子超说:“妈妈你这么辛苦,我要把你拍下来,让爸爸给你奖励。”陈伟东说:“妈妈,你如果出去办事的话,我和哥哥就守在家里看你的照片。”

  陈志刚下班回来,笑吟吟地说:“高敏,我有一个重大发现——你把这个新家布置得锦上添花,让我感到亲情浓得化不开了。”

  两个小家伙天性聪颖,很快适应了东方教育方法,学校老师对他们的评价较高。

  儿子的读书问题落实了,高敏开始新的“追梦”生涯。她联系到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20万字的自传《追梦》。

  在接受采访时,高敏动情地说:“作为女人,先生陈志刚无疑是我这一生获得的最好的礼物。我人生的第二个春天是先生送的,我与儿子无忧的生活是先生送的,出版《追梦》的动力是先生送的。我能体会到,一个好男人带给我的东西远比冠军的光环、巨星的荣耀要丰富、厚重许多。”

  

上一篇:栾菊杰昨回母校双塘小学当“教练”
下一篇:加阿尔伯达大学中国学院成立招待会在京举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