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加拿大旅游网 > 加拿大 > 加拿大

一位小女子在加国咖啡馆做苦工的日子

登陆多伦多之前,因为在网上,还有从朋友们那里都听说了专业工作如何不好找,所以自以为心理准备做得很到位,不过踏入现实,才发现其实准备工作做得还远远不够。在国内,大学毕业分配到出版局,两年后又通过考试跳到电视台,一干就是八年,在找工作方面的经验差不多是零。

  初到多伦多,并不敢贸然和加拿大主流媒体联系,因为语言是最大的困难,交流尚且不能完全自如,用英语采访和写作更是姑妄之想,和中文媒体接触倒是频繁,我勇敢地给各大报纸,电视电台打去电话自我推销,感兴趣的挺多,于是我传简历,跑遍多伦多南北面试,最终说Yes的还没有一家。有的因为暂时没有编制,更多的因为我从大陆来,不识广东话,好多采访没办法进行,就连一般的新闻翻译工作也因为语言习惯的差异吃了闭门羹。

  

  没有工作的日子只有靠积蓄过日子,在国内的积蓄经过六比一的汇率一折腾,就像真空处理过后的枕头,薄薄不堪重负。房租,交通费,生活费,光阴飞逝,钱流如水,直线下降,而日日看涨的,只有是焦急。想着远在中国的丈夫和儿子还满眼期待的团圆,我开始寻觅一些办公室助理和商店销售的职位。也许是被我满满四页记载着记者生涯的简历吓倒,我收到的面试通知和我发出的简历相比真是寥若星辰。我不得已将简历净化到只有刚刚大学毕业时被组织送往书店一线锻炼的两个月,号称自己有销售经验,更兼熟悉顾客服务云云,始有电话前来问津,不过开始在谈话中总是一不小心就露出马脚,雇者们多害怕我干不了两天,就有报纸电视前来收罗,我便展翅弃她们远行。再后来等我气焰全无,一副小女子形象出现在雇者面前时,却又因无加拿大工作经验被拒门外。每次我兴冲冲前往,最后都是落荒而返。

  这一天,一家Coffee Time给了我面试的通知,我足足花了一个小时上网调查它的历史,背熟那些我在中国从来没吃过的食物的名称。一个强壮的年轻女孩在店里迎接了我,后来我知道她是经理。她简单地告诉我这是一个夜班,需要从晚上十一点干到早上七点,我说没问题,然后她又说工资每小时六块,一个月一付,我心中暗自打鼓,难道加拿大最低的工资不是七块么,这个勒脖工也勒得太紧了,转念一想坐在家里也是白白浪费时间,也没人会每小时付我六块,而且心情还异常郁闷,于是我坚毅地点点头,然后在心中反复安慰自己,我还可以提高我的口语呢。我准备好的诸如我如何在销售方面经验丰富,如何在顾客服务方面有技巧,如何对贵公司感兴趣,如何愿意和贵公司共存亡的表达都没有派上用场,她甚至都没有问到我的工作经历,我就在当晚开始接受不付钱的培训。

  在干这份工作之前,我只听说西人餐馆美其名曰的侍者,不是简单地上菜,站在那里收银找钱,拿小费,而是什么都要干,我还天真地想,就是干,那还能干到哪里去,这第一天就让我长了见识。我不仅要烤十多种松饼,羊角面包,圆面包,还要负责洗干净所有的烤盘,将几十种甜面圈和新烤的松饼上架,从仓库里搬出足够的咖啡杯,饮料,牛奶等,放在该放的地方,以备第二天店里的正常运行,然后是全店的卫生,包括清洁门窗玻璃,桌面,地面,还有厕所,我的天,厨房的活儿干也就罢了,毕竟我也不是来多伦多做娇小姐的,可是那些个从冰柜里拿出拿进的食物桶,还有那个巨大无比的拖把,真是沉重啊,看着那个有我两倍宽阔的西人同事轻松自如地拖地,我真是羡慕已极。去之前我还担心我会在夜里打瞌睡,后来才知道没有这个可能,因为八个小时的时间,你刚好做完你应该做的事情!东方吐白,黎明将至的时候,我已累得不成人形,且还要摆出盈盈笑靥迎接赶早班的顾客们。

  经理欣喜地发现新来的中国女子,看起来不属强壮之辈,但是天性聪颖,是他们心目中再理想不过的“Fast Learner”,且又勤劳刻苦,虽然搬东西的时候略嫌吃力,但是店内总是被她打扫得窗明几净,第三天便急急结束培训,让我独立上班,我始知,原来夜班只有我一个人,我内心又皱皱眉头,安全第一哦,虽然加拿大号称治安十分可靠,不过万一万一……那九千九百九十九都说明不了问题啊,可是第一份工得来实在不易,我姑且再试几天吧。这就是在多伦多开始的岁月,你总可以为自己找出妥协的理由,即使让你妥协的原因是那么地不合理。

  第一天晚上,我面上故作镇定,独立工作。开始心里一直埋怨一个人上班,连个帮手都没有,接下来却庆幸不已,因为我犯的错误足可以让我被炒N次鱿鱼,好在只有我自己看见。惦记着厨房里做到一半的松饼和面包,我上好一盘咖啡豆,按下电钮,却忘了将壶放在下面接咖啡,等我从厨房里施施然出来的时候,一壶咖啡已流光殆尽,满桌满地都是流动的棕色液体。我手脚并用,忙乱地收拾残局,同时在灵魂深处做着深刻的检讨,一位西人顾客十分仁慈地说,第一天吧,有情可原,有情可原,我嘴里说着谢谢,心里想的是,怎么我第一天上班,是地球人都知道。这个地球人刚离开店,我又是大叫一声我的天,因为我居然忘了在面包上刷上一层鸡蛋清,于是打开烤炉,活生生将烤得半生不熟的面包们揪出来涂上一层鸡蛋,又塞回去继续烤,反正烤熟后我是看不出来有任何区别,只是心里祈祷不要让吃了数十年面包的西人们尝出异样。

  等到两点甜面圈送来,我又开始搬它们上架,像我等在中国受教育近二十几年的出身,久经背书沙场,要背熟认清几十个食物名字那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是有两个品种,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一种涂有蜂蜜,略发出光泽,可是穷我精力,硬是发觉不出哪几个是发着光的,只好凭着感觉将它们归位,只到清早有客人买走其中几个,我才从送货单上发现我是铁定搞错了对象。

  清早买走第一个羊角面包的是店里的一位太太,我战战兢兢地把面包递给她,偷眼看她在店里一角落座品茗,心中一直祈祷她千万不要突然发飚,大喝一声,这是谁烤的面包。一会儿她走过来对我说,小姐请再给我一个面包,我问好吃吗,太太,她说,当然了,很好吃,是你做的吗,孩子?我说是啊是啊,她说,恩,真的很不错,我大喜,心里的那个笑啊。

  店里的顾客渐渐多起来,看他们拿着我烤的松饼一边吃一边走在Danforth大街上,莫名就有了很满足很骄傲的感觉,再看着街灯一辆一辆熄灭,街车一辆多过一辆从店门口驶过,更看到接班的同事下了公车向店里走来,一种放松感充满了全身。那天早上迈着有些疲累的脚步,呼吸着早晨清冷的空气走在回家的路上,在久违了上班的三个月里,我第一次享受到下班的喜悦。

  然而因为有天深夜,一位喝醉的白人顾客对我举止粗鲁,令我对安全的顾忌再次上升,导致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只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戛然而止,同时因为晚上的工作令到时间黑白颠倒,白天完全没有精力考虑其他的问题,口语的提高也只限于做咖啡的Regular(一勺糖,一勺奶油),Double Double(两勺糖,两勺奶油),Triple Triple(三勺糖,三勺奶油)和各种蛋糕的名称,工资也是不合情理的过低,我拒绝了最后签合同,令到我的经理非常遗憾和沮丧。

  不管怎么来说,这份工作给了我很大启示,至少让我在找工作的时候不再唯唯诺诺,让我深信工作市场是来自双方的需要,我也有权利对我不喜欢的事说No。同时我相信,下次在Coffee Time或者是麦当劳,我可以清清楚楚地讲出我所需要的咖啡。现在我正在耐心地学习一些课程,耐心地发简历耐心地等待面试,我相信,天道酬勤,我终有一天会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上一篇:枫叶国无泪
下一篇:新移民在加拿大的八大感受

.